当前位置:医院培训网 > 资讯 >

公立医院院长聚谈改革难点

发布时间:2015-10-30 11:50 类别:资讯

 10月13日——25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启动由委领导带队、31个省(区、市)全覆盖的卫生计生系统大督查和医改专题调研活动。由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带队的调研组,“挑灯夜战”召开重庆医改座谈会,利用周末时间与上海市多个部门负责同志共话医改。那么,对于备受关注的公立医院改革,他们有哪些看法呢?

  

      上海市是第一批公立医院改革国家联系试点城市,众多大型公立医院不仅为上海市民提供医疗服务,更成为吸引全国疑难重症患者的“名片”.为了解大医院在即将实施的取消“以药补医”机制改革等方面面临哪些困难,调研组召开了一场国家卫生计生委预算管理医院的医改座谈会。

  

     医院院长郭小毛开门见山地说,和综合医院相比,肿瘤专科医院在取消药品加成后受到的影响最大。如果取消15%的药品加成,该院的直接收入损失将达到2亿多元,仅靠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来弥补,缺口还有几千万元,如何建立起合理的补偿机制是关键。

  

      严控人员编制数量,也是大医院面临的难题之一。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说,该院有4000多名职工,只有1645个编制,编制内外退休待遇的不同,对人才的引进造成了很大影响。

  

      医院副院长马昕特别关心医疗服务价格如何调整。他说,今年“十一”黄金周,该院急诊科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就诊高峰。“大家为什么扎堆到大医院来?便宜呀,一个急诊号才20元,和市级医院、基层医院差不了多少。要求首诊到基层,如何不违背患者的意愿;开展分级诊疗,上下级医院的关系又该如何理顺,值得研究。”

  

      医改的愿景和医院的绩效该如何平衡?妇产科医院院长徐丛剑说,医改的多项举措都希望引导医院少看病、治未病,但落实到医院绩效考核时,又最好是多看病、看大病。如果政府投入不足,药品加成还要取消,怎么给医务人员提高待遇?

  

      在上海市医改座谈会上,该市副市长翁铁慧向调研组介绍,在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中,上海市注重药品联动、价格联动、医保联动和分配制度改革联动。目前,已基本完成全市医院全部4500余项医疗服务项目的成本核算,并进行了比价研究,价格调整将与取消药品加成同步协调、逐步推进。

  

      李斌说,对大医院来说,患者集聚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情。在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推进过程中,各地可以因地制宜,采取分阶段启动、逐步到位的“小步走”策略,但建议要小步快走,密切跟踪、及时解决改革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力争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收入不降逐增,患者的费用不增逐降,通过不断将改革向前推进,让老百姓更多地感受到医改的成效。

  

      2009年开始的新医改,方案设计伊始就将公立医院改革确定为重点改革内容之一。然而,公立医院改革仍然任务艰巨。改革的难点在于,各利益相关方还没有找到利益共赢点。

  

      改革既要保证医疗工作者的合理收入,又要解决看病贵;既要保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又要解决看病难;既要使医生回归仁心仁术的行医角色,又要倡导群众理性就医。现有的文件和改革计划虽然目标清晰,态度坚决,但仍缺乏落地措施。城市公立医院改革仍处于试点阶段,且改革重点仍然是医药分开,对于医院人事管理、现代医院体系建设方面,还缺乏明确规划。

  

      医疗改革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在任何国家政策和经济发展水平下都会存在。医疗改革必然困难重重,不可能一蹴而就。一项重大改革的基本思路就是技术路线对经济成本起着直接的决定性关系。医药费用居高不下,主要原因在于现有制度下的过度医疗十分严重。医院无论规模和等级,争相引进尖端设备,使得各种检查设备成了医院的“印钞机”.过度检查、过度治疗、过度手术等,增加了许多不必要的医疗费用。如何合理使用医疗资源,破除医院逐利机制,尤其要使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是明确医改思路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