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医院培训网 > 资讯 >

连锁黑诊所年入超千万:客服假冒资深医生,进院一查必然“有病”

发布时间:2018-11-07 15:53 类别:资讯

2018 年 4 月,深圳市光明区华光大门诊(下称 " 华光大 ")5 楼传出阵阵键盘敲击的声音。60 多台电脑摆放得整整齐齐,电脑前的人神情自若,与普通的上班族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在不知道他们工作内容的人眼中,这些人确实没什么特别。他们的公司叫深圳中顺集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 中顺公司 "),他们的职位有些是客服,有些是新媒体小编,有些是美工,甚至还有技术维护人员。他们每天正常上班打卡,迟到了会扣工资,做得好也会有奖励。



然而,这样的 " 正常生活 " 在 6 月 21 日戛然而止。据深圳晚报 9 月 20 日报道,光明警方经过两个月的侦查,联合各区相关部门,将包括华光大门诊在内的 9 家强迫交易的黑诊所全部查封,现已逮捕 34 人,冻结涉案资金 70 万元。实际负责人与华光大门诊相同的中顺公司,也在这次收网行动中浮出水面。
线上:客服全员化身资深医生 网络部各司其职
2018 年 3 月 18 日,王春兰(化名)在光明人民医院检查完后,得知自己肚子里的小孩疑似患有脑瘤。一时没了主意的她恍恍惚惚地回到家中,与丈夫商量着把小孩打掉。
“想着公立医院人多,排队要排很久,我就上网搜索了一下。”王春兰回想,没想到这一搜,便 “上了贼船”。某搜索引擎出现的搜索结果中,弹出一个聊天对话框,一名自称华光大曹医生的人问她是否需要帮助。想着咨询一下又不花钱,王春兰便跟对方聊了起来。曹医生告诉她,华光大做检查 + 人流最低只需要 680 元,一对一服务,没有任何额外收费。见医生描述得头头是道,王春兰心动了,预约了去医院的时间。
“我们在现场没收了很多剧本,患者怎么说,客服怎么应对,全都写得一清二楚”,光明公安分局马田派出所办案民警胡警官说起收网那天的见闻,依旧有些气愤,“因为这家医院主要是治妇科和男科,病情就是那几类,这些客服跟着剧本应对,基本就能把病人唬住”。许多病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屏幕对面的 " 资深医生 ",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的黄毛小子。
相比王春兰,蔡洁(化名)要更谨慎一些。今年 1 月,蔡洁忽感小腹坠痛,便在网上搜索相关问题。同样有个对话框弹出来,对方称自己是华光大的医生,对蔡洁的症状也进行了一些描述。蔡洁隐隐感到不妥,便搜索了一下华光大的名字。从网页显示的结果看,这家医院好评挺多,医院官网(现已关停)内容也很丰富详尽,看似十分专业。最终,蔡洁同意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在后来的审讯中,中顺公司网络部负责人周立钢(化名)对其部门的组织架构做了详细供述。中顺公司包含网络部和新媒体部,后者主要由客服组成,他们的工作是在网上扮演医生,按照剧本给医院导流,将患者吸引到线下。而网络部则包括咨询部和网络推广部,后者负责在多个搜索引擎上竞价,保证患者搜索相关词语时华光大门诊能够被患者看到;同时负责撰写、推送广告,制作宣传图片,联系各大网站平台删除不利于自己的贴子等。“ 他们还有专门维护网站安全的员工,从某种角度看,是一个组织架构很完善的公司”, 胡警官说。
根据这种操作,华光大负责人张某利等人在全市开设了 9 家黑诊所。这 9 家门诊的病源主要都由中顺公司在线上导流。每个月,张某利等人都要花数百万维持中顺公司的运转。在不断非法敛财的情况下,华光大 5 楼已经容不下中顺公司的发展,他们便又在门诊对面的世峰大厦租了两个办公室,让客服们在里面 “ 办公 ”。
培训:从客服到 “医生” 只有一个剧本的距离
华光大网络部有些人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会成为“医生”。他们在招聘平台看到中顺公司和华光大门诊的招聘信息,不管是招护士,还是招客服或者招新媒体编辑,上面都写着学历要求不限,专业要求不限,工作经验要求不限,只要是 18-45 岁之间的,都可以去面试。对于一些急于找工作的人来说,这看起来是个好差事。
面试也没有什么难度,由于工资只有 3000 左右,来应聘的人不算多,华光大基本照单全收了。有人原本应聘到华光大门诊,最后却被安排到中顺公司。负责面试的人会告诉这些应聘者:“中顺公司相当于华光大的一个科室,在中顺工作就是在华光大工作,工资也是由医院发的。”有人在知道客服的工作内容后提出质疑,担心违法,这时负责人也会十分“义气”地跟他们说:“ 你们只管做,出了问题我们负责,跟你们没关系。”听到这样的话,客服们便安心了不少。
在成为“医生” 的路上,也没那么容易。客服们到位后,需要由主管进行话术培训,从如何跟人聊天,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到如何掌握患者心理,客服们都得学习一段时间。上岗后,客服们还要熟悉剧本,熟悉各种妇科病、男科病的症状,好在聊天过程中 “ 对症下药 ”。为了不让客服们露出破绽,主管还得站在新上岗的客服后面,手把手教他们怎么聊;看到客服聊天有错字,他还会要求改正过来,十分严谨。在这样的培训下,一名客服 + 一本剧本,不到一个月就能成为一名“资深医生”了。
被刑拘后,客服们当中有不少人忿忿不平。” 我们只是把患者叫到医院来检查,后面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清楚。“ 一名客服说道。在拘留所,他们似乎忘了自己的“医生 ”身份,反而想起了自己的“客服”身份。
“我知道这里面可能有违法行为,但我只是一个打工的,老板叫做什么就做什么。”有悔罪的客服表示。

从警方掌握的信息来看,这些客服年龄都在 20 出头,文化程度不高。也许在他们看来,自己就是“混口饭吃”,怎么就犯法了呢?但在法律面前,留给他们思考的时间并不多。
线下:进了医院必须“有病” 上了手术台必须加钱
王春兰到医院时,导诊台的护士告诉她,已经为她安排好医生。按照最初的约定,王春兰做完了检查后,将检查结果拿给医生看。" 重度宫颈糜烂,还有盆腔积液,不先把这些炎症处理好了,没有办法进行手术。" 医生严肃地说。
根据医生的说法,王春兰的病已经严重到了必须立即手术的地步,治疗合计需要 3 万余元。王春兰称没有那么多钱,医生便让她拿卡去刷。在确信王春兰卡上只有 6000 元后,医生让护士在王春兰的病历上写 " 欠款24000 元 "。最终,这次进医院,王春兰前前后后花了 4 万余元,与一开始的 680 元相去甚远。
“很多人在得知自己患病时,心理是很脆弱的,对医生都有种信赖感。”胡警官说,在后来对医院受害者进行追踪回访时,他们发现很多病患都在得知自己患病后,同意了治疗,基本都是奔着低价来,最终花了高价从这里出去。
华光大也经常出现不配合的患者。李彤(化名)今年 20 岁,意外怀孕后在线上看到华光大的人流套餐,完成检查后同样发现一堆毛病,手头拮据的她坚决不愿意出这部分意料之外的治疗费。根据套餐内容,手术得继续。主刀医生便告诉她,不治疗的话,手术过程会非常痛。手术台上,李彤的手脚已被固定,说好的 " 无痛人流 " 却让她痛不欲生,只得流着泪答应加钱治疗。
事实上,许多患者并没有这些医生所说的病。“线上线下环环相扣,每一环的人都知道患者上一环说了什么,很能拿捏他们的心理。”胡警官告诉记者,所谓的不治疗就痛,只是在手术中故意不给患者打麻醉针,同时用镊子等仪器将患者的手术部位弄疼,或将药物塞进女性患者体内,以不交钱就不给患者止血或取药为手段,强迫患者接受高额医药费。
值得一提的是,光明区另一家诊所——真爱门诊,负责人同样是张某利。在多次被患者投诉后,真爱门诊从今年 3 月起便只保留一个科室,其他人员陆续转移到华光大门诊。不管是真爱门诊还是华光大门诊,真正的取得医师资格的医生都只有 1-2 个,其他均为假冒。这些真医生流动性极大,一般几个月就要换一轮,至于去向何方,胡警官说:" 他们也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事情,可能就在民营医院中流窜,反正不可能在一个地方久驻。"
医生的想法不得而知,但张某利却是真的感到委屈:“那么多民营医院都这么干,你们为什么只抓我?”
收网:全市 9 家黑诊所被查封
早在今年 3 月,就陆续有受害者到光明公安分局马田派出所反映,称自己在真爱门诊和华光大门诊就医被骗。4 月下旬,光明公安分局又接到光明区卫生局反映,近年来已经多次收到关于真爱妇科门诊部的投诉,比如在经营过程中存在夸大病情、威胁恐吓患者、术中加价、小病大治、恶意加价等违规行为。
鉴于情况恶劣,光明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通过调查发现,张某利等人为了引诱患者来自家门诊就医,专门开设了深圳中顺集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招聘客服人员冒充网络咨询医生,将患者引导到团伙旗下的真爱妇科门诊部 “就诊”。
经过两个月的侦查,光明警方摸清了张某利恶势力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和人员分工。然而,正当警方准备收网时,却发现真爱门诊已于今年 5 月 9 日彻底关停。曾经来真爱门诊就诊过的病人信息也已全部被销毁,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一开始光明区扫黑办移交线索给我们的时候,大多投诉都是真爱门诊的,我们便没有往华光大那边去调查。”侦查遇到瓶颈,警方只得重新梳理相关线索。在此过程中,专案组发现华光大也有类似手段作案的行为,于是顺藤摸瓜,最终发现张某利是真爱门诊和华光大的共同实际负责人,除此之外,张某利团伙在全市各个区还有 7 家黑诊所!在相关部门的协助下,相关涉案人员信息被警方一一掌控。
6 月 21 日,专案组决定收网。当天,光明警方共出动警力 20 余名,现场刑拘 60 余人,缴获电脑 80 余台,涵盖各类妇科、男科病情的剧本 30 余本,用来注册“医生”微信号的手机卡数百张。通过审讯,光明警方发现,原来真爱门诊并非真正关停,其内部人员绝大部分转移到华光大,继续之前的工作。而华光大原本也并非“黑诊所”,而是在 2017 年被张某利接手后,才开始从事非法行为。张某利接手华光大以后,便将自己的亲戚安排在医院的各个管理层,以家族式管理的模式开展运营,每年营业额超千万元。目前,张某利团伙开设的 9 家黑诊所已经全部被查封,相关涉案人员大多已抓捕归案,张某利等 40 人已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在后来对受害者进行追踪时,胡警官告诉记者,很多受害者都是家庭条件一般,工作比较辛苦的群体,他们都希望警方能帮他们追回一些钱。最让胡警官印象深刻的是,一名在工厂工作的女性受害者,一天工作 12 小时,工资才 4000 多。在华光大看了一次“ 病”,便花了她近一年的工资。
“最终如何判决由法院决定,我们能做的就是多搜集证据,让这些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胡警官说。他希望更多的受害者与警方联系,搜集更多证据,从严惩处无医德的违法犯罪分子。
对此,梅奥国际劝诫广大患者,看病最好是去正规的医疗机构,不要为了贪小便宜而去网上找医生,别等到馅饼变成陷阱后再追悔莫及。上过当的消费者也应当积极维权、举报,为自己挽回损失的同时也防止更多的无辜患者上当受骗,为医疗市场的净化尽一份绵薄之力。